中国文明网 | 惠州文明网 | 惠东县人民政府 投稿邮箱:hdxwmb@126.com 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关于我们
道德模范
首页 > 道德模范

喜讯!惠东又一人荣登“中国好人榜”!

2020-12-31 15:31:00 稿源:惠东文明网
        日前,中国文明网发布11月“中国好人榜”,惠东黄未花荣登“中国好人榜”荣获“孝老爱亲”类中国好人称号,成为惠州市第36位“中国好人”!


 
        事迹简介
        有人说,生活就像行走,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拐角会遇上什么。对于黄未花而言,这个改变人生的拐角,就发生在21年前,因为一碗饭和薛烈结下了“父女情”。黄未花是湖南永州人,今年64岁,育有2子1女,她出身贫苦,早年外出打工,曾在广西的一家医院做过护工。
        破房子里的温馨
        1998年,黄未花南下打工,在惠东县黄埠镇的一家工厂做普工,由于条件有限,她租住在四门社区东北横巷的一间老砖瓦房里,这一住就是21年。如今,她住的房子已是破败不堪,不足30平方米的房子里光线昏暗,衣物堆放胡乱,屋内还散发着一股霉味。黄未花曾说“我这个房子虽然很旧,但是它不会漏水,那就很好”。
        黄未花的房子坐落在两条巷子的拐角,与薛烈居住的房子距离不足10米。与黄未花破败的房子对比,薛烈的房子却干净很多,墙是新刷的,部分家具也是新的,还有新装修的厕所。屋里餐桌上摆放着中午的饭菜,有鱼有肉很是丰盛,而屋外的小露台还挂着黄未花从老家带来的腊肉,“家庭”生活的气息非常浓厚。薛烈说,原来的房子也是破败不堪,下雨时还漏水,现在的房子是都是在当地政府和社区的帮助下重新装修好的,薛烈表示非常感谢政府和社区的关心,以及黄未花的长期细心照料。
        “我那个时候刚来,看到他一个人闷坐在门口,看起来很潦倒的样子,很可怜。”当年,黄未花初来乍到,看到了这么一个场景。“阿伯,吃饭了吗?”黄未花关心地问老人,老人摇了摇头。“我做碗饭给你吃好吗?”老人点了点头。就这样,黄未花认识了非亲非故的薛烈。原来那段时间,薛烈因为身体原因,无法做饭。黄未花非常同情薛烈。慢慢地,黄未花对薛烈也有所了解,知道他也是出身贫困家庭,并且患有严重的哮喘病,一生未娶。以前,他还有一位大哥,但自从大哥患病去世后,薛烈就成为了孤寡老人,变得穷困潦倒。黄未花看在眼里,恻隐之心顿起。但让黄未花没想到是,当年送的这么一碗饭,让他们结缘至今。
        台风天下的感人真情
        “前几天深夜,他突然打电话给我,说肚子痛,我急急忙忙地跑过来,扶他上厕所,给他喂了药才好了。”黄未花至今已经照顾薛烈21个年头了,对薛烈的起居习惯非常熟悉。然而,这21年一路走来,黄未花有过心酸,有过痛苦,有过疲惫,也有过感动,这些回忆都深深地刻在两人的记忆里。
        2017年3月,薛烈的哮喘病发作得很厉害,病得连腿都走不动,“当时他都差一点不行了,幸好最后还是恢复了过来”。黄未花回忆,当年薛烈不能走路,她一个妇女硬是背着薛烈到处去治病,又是打针又是贴药,整整忙活了一个多月,才将薛烈从鬼门关拉回来,甚至当时黄未花还给薛烈照了一张“遗照”,这张“遗照”如今成了老人当年的“辛酸照”。说着,黄未花从黄绿蓝袋子里拿出了她给薛烈拍的两张照片,一张是正装全身照,一张是戴着帽子的特写照片,那张戴着帽子的特写照就是当时黄未花自己为薛烈拍的“遗照”。
        虽说黄未花性格实诚、为人老实、做事勤快,但毕竟男女有别,很多时候她没办法也要撑着上,其中的心酸她藏在心里不愿意说,但感受是可想而知的。“这么多年了,我早已经把他当成我的父亲了,对他始终有一种牵挂。”黄未花说道。2018年,世纪风王“山竹”对黄埠地区造成巨大的影响,台风登陆的当天中午,由于风力巨大,黄未花被要求留在工厂里不能外出,但她心系薛烈的安危,她知道薛烈一个人在家,而且房子还漏水,她心急如焚。她多次要求主管放她回家,主管出于对她人身安全的考虑,拒绝了她的要求。黄未花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,在厂里走来走去,眼看着风势越来越大,黄未花于是把心一横,拿上雨衣,硬是冲出了工厂,冒着狂风暴雨头也不回地往薛烈家赶,此时此刻,她顾不上个人的安危,只是一心想着争分夺秒赶到薛烈家。
        当她赶到薛烈家时,社区干部和镇政府驻队干部正在转移薛烈,她跟着干部一同将老人妥善转移至安全地方,这让老人感动不已。如今回忆以来,黄未花还有点后怕,当时的风雨这么大,幸好都能全身而退。后来薛烈还是在那场风雨中生病发烧了,那段时间黄未花放下了手中的工作,每天背着薛烈去医院看病打针,薛烈身体才逐渐好转。“如果不是她(黄未花)呀,这老头子早就走了,她真的不错!”黄未花的邻居林梅姐说,与黄未花做邻居都21年了,深知她为人,也为她能如此照顾孤寡老人而感动。
        全家同心,参与照顾老人
        薛烈自其大哥去世后,就成了村里的低保户,由于没有劳动能力,日常花销都只能靠低保金。薛烈每个月的低保金是800元,但对于一个老人,尤其是一个常年患病的老人而言,800元肯定是不够的。对此,黄未花拿出了自己每个月工资的大部分(约两三千块)用于照顾薛烈。
        “你常年照顾薛烈,没钱给家里人,家里人不会有意见吗?”“不会的,我老公他们都很支持我。”黄未花的双亲都健在,也都知道她照顾薛烈的事情。黄未花说,家里人都是贫困家庭出身,知道生活不易,也懂得老人无人照顾的凄凉,因此家里人都挺支持黄未花的行为。“去年我老公在这边住了两个多月,他也跟我一起照顾他(薛烈)。”黄未花说,她的女儿也很懂事,知道她的事,都很支持,还花500多块钱给薛烈买了一件大衣。
        尽管黄未花尽心尽力地照顾薛烈,但毕竟是有家之人,每逢春节,黄未花还是会回老家,在双亲膝下尽孝。然而,这段时间对黄未花来说,却是一种煎熬,因为放不下薛烈,因此她也会经常打电话给薛烈嘘寒问暖。今年的大年初四,黄未花就从老家匆匆赶回来照顾薛烈。“我心里放不下啊!”说到此处,黄未花顿时热泪盈眶,声音哽咽着,薛烈也同时流下了眼泪。
        今年年初,疫情突发,黄未花依旧坚持无微不至地照顾薛烈。可惜,天不随人愿,今年5月底,薛烈身体状况突然急转而下,撒手人寰,永远离开了黄未花,而她和薛烈21年的“父女情”将是她一生中最重要的回忆。(中国文明网)